關於部落格
小吃
  • 1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河北億元貪官曾拒絕上級領導視察 派人將其拉走

圖為秦皇島市北戴河區供水總公司。 曹天健 攝   “馬超群用手中掌握的權力和資源瘋狂斂財,甚至在北戴河的一些中直部門要通水管,除去正常的工程費用,他都要伸手收錢。從幾萬到幾十萬、上百萬元不等。”北戴河一家國企培訓中心幹部告訴記者   法治周末記者 曹天健   發自河北秦皇島   11月下旬,寒風凜冽,本是旅游淡季的北戴河又“火了一把”,往年在這個時期門可羅雀的賓館顧客盈門,多家媒體的上千名記者聚集於此,皆是因為一個叫馬超群的人。   “家中搜出現金1.2億元,黃金37公斤,房產手續68套。”看起來並不位高權重的副處級幹部馬超群刷新了“小官巨貪”的歷史記錄。一時間,馬超群成為街談巷議的新聞人物。   據河北省紀檢機關透露,馬超群原為秦皇島市北戴河區供水總公司總經理,目前正在接受調查,那麼。他的巨額錢財從何而來?其執掌“水權”後又經歷了怎樣的人生軌跡?   不給錢不通水   據悉,馬超群案發的直接原因,緣於北京一家央企背景公司的舉報。該企業在北戴河開發高級酒店等房地產項目,遭馬超群先後多次索賄達數百萬元,該企業將其索賄過程錄音並舉報,河北省領導批示查辦,導致其落馬,其多年的貪腐斂財黑幕由此揭開。   而早在巨貪案爆出前,在北戴河乃至秦皇島市城建系統甚至秦皇島官場,大凡接觸過馬超群的人,都對其的貪婪驕橫有所領略。   “誰的錢他都要收,哪兒的錢都敢要!”“不給錢就不給你通水,給錢少了就給你斷水。”當地一位熟悉馬超群的幹部稱。   北戴河供水總公司負責北戴河區、南戴河旅游度假區、北戴河新區的日常供水。自來水公司本來是為市民和當地企事業單位提供服務的單位,但馬超群卻將其變成自己源源不斷的“財路”。   “馬超群用手中掌握的權力和資源瘋狂斂財,甚至在北戴河的一些中直部門要通水管,除去正常的工程費用,他都要伸手收錢。從幾萬到幾十萬、上百萬元不等。”法治周末記者採訪中,北戴河一家國企培訓中心幹部告訴記者。   據披露,2013年,上述高級酒店開業之前,酒店負責人找到馬超群申請供水,在酒店給付供水工程資金外,馬超群還要求酒店額外支付100萬元,酒店方在與馬超群進行一番討價還價後同意用部分建材來折抵。   此前,馬超群以建設自來水公司維護站名義,在秦皇島市崔各莊村索要了10畝土地,這些建材後來被用於在這裡建造別墅。   但瞭解該事件過程的人士表示,馬超群在多次派職工向酒店索要價值六七十萬元的各種建材之後,酒店的供水工程仍未完成。   無奈,酒店負責人找到秦皇島市一位市級領導協商此事。之後,馬超群的要求“升級”,提出給他在北京購買一套住房。酒店負責人向集團公司彙報此事,集團公司向河北省領導舉報了馬超群的索賄行為。   當地企業單位更是領教了馬超群瘋狂斂財、“不給錢不通水”的淫威。   2007年,秦皇島龍騰長客北戴河長途汽車站建成,車站距離北戴河供水總公司只有幾十米,因為馬超群提出的“條件”沒談攏,已經安上的水錶又被摘走,至今6年多過去了,汽車站一直沒通自來水,只能買來兩個大水罐儲水使用。   而在當地,還有多家單位像龍騰長客北戴河長途汽車站一樣,因不能滿足馬超群的要求而遭斷水。   北戴河供水總公司一位幹部表示,在他看來,馬超群大肆斂財,出事是早晚的事,但1.2億元的巨額數字還是讓他始料未及。   一家七人涉案   就在媒體爆出從馬超群家中搜出上億元現金消息的次日,11月13日晚,一場“新聞發佈會”在秦皇島市一家酒店召開,而發佈會的“新聞發言人”是馬超群的母親張桂英和馬超群的前弟媳孟秋紅。“新聞發佈會”的主要內容是:被搜出的巨額財產系馬母已去世老伴做生意合法所得,房產也與馬超群無關。但對自己的說法,馬母無法提供相關證據。   張桂英在新聞發佈會上稱,巨額現金並非從馬超群家中搜出,均從自己家裡找到,且除自己與丈夫馬秉忠之外,家人都不知有這筆錢的存在。   71歲的張桂英說,現金和金條均為其丈夫馬秉忠多年獨自合法掙得。馬秉忠曾經在山海關醫院做過大夫,後自己開診所。結婚以來,馬秉忠也一直在用不同的方式掙錢,如在秦皇島做舊城改造期間,倒賣房產以掙差價。早年馬秉忠曾與朋友入股開礦,有至少6000萬元的盈利,是這麼多年裡比較大的一筆收入。還有投資餐廳、對外放債等方式。因為隨時使用,現金沒有存銀行,放在樓上的衣帽間。   張桂英說,其並不知道錢和黃金的總數目,也不清楚家裡的房產具體有多少,媒體所報數目也是其從檢察院獲悉。   孟秋紅表示,除張桂英和馬秉忠二人之外,家裡其他人都不知道老人家裡存放著巨額的現金和金條。對於為何要在家中存放這麼多的現金的疑問,張桂英則稱,馬秉忠從不願把錢存銀行,因為他認為把錢借給其他人比存銀行能獲得更高的利息。   張桂英在發佈會上稱,馬超群被帶走當晚,曾打電話給她,稱自己被抓。張桂英稱,當時她很害怕,擔心老伴去世了,自己說不清楚,於是讓女兒馬青茹和外孫幫忙,將放置在衣帽間里的財物搬去家裡另一套房子里。   張桂英說,當晚,兩輛車運了40多個箱子、書包等。運送時,家人並不知道裡面裝了什麼。   根據張桂英出示的北戴河區人民檢察院查封/扣押財物、文件清單,檢察機關今年曾分數次向馬家下達查扣清單。   其中,2月15日下達的查扣清單多為手機、錢包等物品。   2月25日的扣查清單顯示扣押了12張銀行存摺、64張銀行存單及現金476.13萬元、美元20捆、金條1.15千克及首飾若干。   3月18日的清單顯示扣押了兩個工藝品、42.8452萬美元、9002萬人民幣、34.3千克工行黃金、1500克銀條及手鏈項墜等飾品若干。   針對記者追問的68套房產問題,張桂英辯稱,6年前,馬秉忠罹患癌症,於2012年10月過世。得知自己身患癌症後,馬秉忠讓女兒馬青茹打理房產,把其中部分房產轉到馬青茹名下。記者追問轉給馬青茹的具體房產數額,張桂英表示不清楚。張桂英稱,她和馬秉忠多年裡有記賬的習慣,但賬本已被檢察機關收走。   孟秋紅稱,家中在北京有7套房子,包括北京三里屯附近的一家公寓式酒店和崇文門附近的6套房產。   多名北戴河供水總公司職工告訴法治周末記者,他們知道馬秉忠生前自己開了一家小診所,但因生意不好開了沒幾年就停辦了。對於馬超群的母親張桂英所稱馬秉忠通過開礦、倒騰房產賺大錢一說,感覺不著邊際,認為是“不可能的事”。   隨後,秦皇島市紀檢機關也對此作出回應:相信證據,會用事實說話。   據瞭解,自2014年2月12日晚馬超群被秦皇島市檢察機關帶走後,馬家目前已有7人先後被秦皇島市檢察機關帶走。其中包括馬超群之妻張麗煥、其子馬唯賀、馬超群的弟弟馬重群、馬超群的妹妹馬青茹、張麗煥的姐姐張麗紅、馬重群的前妻孟秋紅以及孟秋紅的姑姑孟麗娟。孟秋紅於2014年4月被取保候審。   誰都不怕的“馬矬子”   馬超群1967年生於秦皇島市撫寧縣,因其身高只有1.62米,五短身材,當地人都稱其為“馬矬子”。   1985年,馬超群在秦皇島市城市公用事業局參加工作,之後逐漸當上行政處副處長、處長。   1997年,馬超群進入秦皇島市自來水總公司北戴河分公司任經理職務,幾年後升為秦皇島市自來水總公司總經理助理,並繼續兼任北戴河分公司經理。   2005年10月,北京首創股份有限公司購買了秦皇島市自來水總公司50%的股權,成立了秦皇島首創水務有限責任公司。此時,馬超群任秦皇島首創水務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兼北戴河分公司總經理。   2011年1月,北戴河分公司從總公司獨立出來,從原來的下屬單位,晉升為與秦皇島首創水務有限責任公司平級的北戴河供水總公司,為市政府獨資的國有企業,馬超群任總經理。   2012年,馬超群被提拔為秦皇島市城市管理局副調研員,級別升為副處級,並繼續兼任北戴河供水總公司總經理。   從1997年起至今年2月,馬超群擔任自來水公司經理達17年之久。   而馬超群的親屬也有數人在當地自來水公司工作。   馬超群的弟弟馬重群、前弟媳孟秋紅都是自來水系統的員工。馬超群任秦皇島自來水總公司北戴河公司經理時,馬重群任山海關開發區自來水公司經理。   北戴河自來水總公司一位老員工告訴記者,馬超群貪婪成性,公司上百名職工,馬常找理由隨意罰款,罰款直接裝進他自己的腰包。職工應發的獎金、福利也被馬扣除,致使職工收入10多年來原地踏步,馬超群被抓後,職工工資福利上調了幾百元。   自來水公司知情者告訴法治周末記者,公司每進一人,馬都索要十萬元以上的好處,十多年期間,有數十人進入本系統,索受賄賂不是小數。“即使自己的親戚也不放過,照收不誤。”因此,馬弄得沒有一個真心朋友,大多數人敬而遠之。   一位北戴河供水公司職工表示,馬超群性格易怒,經常動手打人,其左臉一道長達7公分的傷疤,讓人看後不寒而慄。   這位員工說,他曾親眼看到,單位一個司機遲到,被馬超群在車上掄拳暴打。另有一個身高一米八的司機,也曾被馬超群跳起來連煽幾個耳光。   但事實上,讓職工畏懼、甚至有些領導也“讓三分”的,並非馬超群的暴躁脾氣,而是長期流傳的馬超群“有後臺”及“涉黑”傳言。   北戴河供水公司職工王建(化名)稱,6年前,馬超群經常在公司里派有技術的臨時工製作管制刀具,其曾親眼看見工人用廢棄的鐵軌燒鑄成70多公分長的砍刀,有位臨時工做了幾天后因害怕而辭職。   王建說,起初他以為馬超群喜歡刀具收藏,但後來發現馬的車上總是放著幾把刀。由於北戴河加強治安管理,馬就不敢帶刀了,改為兩隻大鐵球和一根壘球棒,常放在車後備箱。   “馬還私藏槍支,而且是真槍,否則抓捕一個涉及貪腐的幹部,不會動用包括特警在內的上百警力。”上述人士稱。   法治周末記者註意到,在馬超群被採取強制措施後,其妹馬青茹被秦皇島市公安局以涉嫌非法持有槍支罪執行逮捕。   王建向法治周末記者講述了兩件馬超群敢於與上級官員“叫板”的事例。   2003年“非典”期間,省衛生廳一位領導來北戴河視察工作。這期間,該領導來到北戴河供水總公司,馬超群不讓其進大門,並派人把該官員拉走。   另有一次,馬超群與一位市委領導在飯桌上起了衝突,馬超群怒摔酒盃並放言“信不信?我讓你明天和某某一齊滾蛋!”幾天后,該市委領導卻特意來到公司,在公司職工面前表揚馬超群的工作。   “這位領導離開後,馬超群得意地說,上級領導也要敬他三分。我們當時看得目瞪口獃。為什麼他能一直這麼乾?其中一定有他不怕的道理。”王建說。   事實上,王建所說並非虛言。有多位供水公司職工向記者證實,2013年的一天,秦皇島市城管局局長馬壯來公司檢查工作,因沒有馬超群放話,被門衛攔在門外,馬壯進門後與馬超群發生言語爭執,馬超群竟揮拳相向,雙方從此結怨。為“扳倒”馬壯,馬超群曾動用6部車跟蹤監視馬壯,通過互聯網發佈馬壯的“問題內幕”。   記者採訪中,有消息源透露,馬超群在任職期間,與該單位多名女職工保持不正當關係。該消息源稱,有的女性是迫於馬的淫威,但並未得到馬在金錢物質上的補償,馬只為其最喜歡的一位女子買了一輛廉價轎車。馬超群被拘後,曾有女職工向有關部門進行舉報。   據瞭解,馬超群涉嫌受賄犯罪於5月28日被秦皇島市公安局北戴河分局執行逮捕。秦皇島市檢察院在接受法治周末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案件還在偵辦過程中,具體細節不便透露,等結案後,會向社會公佈相關情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